首页收藏

盐化史话当前位置:首页 > 大连盐化集团 > 盐业史话>盐化史话

集团公司党委举办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
集团公司党委举办入党积极...
集团公司“海湾”牌海原味系列食盐二次进军全国糖酒会
集团公司“海湾”牌海原味...
集团公司“海湾”牌海原味食用盐产品 在第十九届“3·15”国际消博会上受追捧
集团公司“海湾”牌海原味...
行使职工民主权利 共商企业发展大计 集团公司召开第二届职工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
行使职工民主权利 共商企业...
集团公司赞助的大连首届“餐饮人大联欢”在大连电视台播出
集团公司赞助的大连首届“...

分子公司更多最新资讯

复盐史话-----------明朝时期

发布时间:2019-03-12|发布者: 大连盐化集团|栏目:盐化史话

明初,今大连地区再次遭受兵燹,加之倭寇之患,人口减少。明朝廷继续实行移民屯田政策。至明代中叶,复州卫有屯田军1019名(户)、金州卫有屯田军2022名(户),其他移民888户。这些屯田移民户按每户5人计算,总人口约达20万人之众。上述屯田移民来自四面八方,形成全国各地居民大杂居的格局,城区的农业、盐业、商业、手工业均有发展,这对推动大连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,无疑起到积极的作用。

明朝建立以后,特别重视盐政,不仅设置了较为完备的盐务管理机构,而且为解决边疆军食短缺等问题,建立起行之有效的“中盐”制度。洪武初年,全国盐政归中书省管理,洪武十三年(1380)废中书省,盐政统归户部。宣德十年(1435),户部设十三清吏司,明确规定:山东清吏司兼管辽东都司及全国盐政,也就是说,不管此后辽东境内的盐政归盐课提举司还是归辽东都司,中央管理层面都由户部山东清吏司负责。

洪武初年,为管理各地盐政,明朝政府先后在各产盐地设置管理机构,其中包括六个都转运使司,七个盐课提举司,除此之外,还专门设置了“辽东煎盐提举司”,负责具体管理辽东盐政事务。提举司设正七品司提举、正八品同提举、正九品副提举等官员,其职掌与都转运司相同。永乐时期,朝廷调整辽东盐政,规定“辽东盐场不设官,军余煎办,召商易粟以给军。凡大引四百斤,小引二百斤。”明英宗正统六年(1441)八月,朝廷决定,“革除辽海煎盐提举司,岁办盐课令辽东都司带管。”这里提到的“辽海煎盐提举司”与此前的“辽东煎盐提举司”应是同一个机构。很明显,此前辽东盐政由朝廷专设机构“辽东煎盐提举司”管理,正统六年(1441)八月,这个机构裁撤,朝廷才把具体管理权下放给辽东都司。

辽东都司管理本地盐政40多年后,在明宪宗成化二十一年(1485)二月,辽东巡抚马文升“应诏言事”,向朝廷提出十条具体建议。关于盐政,马文升写道:“洪武间,每卫遣一百户军隶山东运司煎盐以供各卫,后以辽东盐贱,多不往支,常为典守者所私,今宜移文各卫盐场,以成化二十年所煎者易粮入本卫预备仓,计可得粮十数万。此外更为区画,数年非惟可足原数,尤可以为凶荒之备。”从马文升的奏疏中我们得知:洪武年间辽东盐政曾归属山东转运司管理,生产的食盐主要供应各卫军民食用,但由于食盐价格较低,前往支取者少,给管理者中饱带来便利,故马文升建议,以粮食易换成化二十年(1484)所煎之盐,以解决各卫粮储不足的困难。

武宗正德三年(1508)七月,即马文升“应诏言事”二十余年后,辽东巡抚刘瓛上奏朝廷:“辽东地方山海隔阻,舟楫不通,原无民运,止有田粮,每年所入止足岁用三分之一,今仓库空虚,军士缺食。查得所属二十五卫,卫有盐场,每年例该煎盐三百八十五万六千四百三十斤给军食用,但盐场去卫颇远,运送甚难,欲自正德四年为始,每年盐课通收在场,召商中买,所得价银,俱听管粮郎中召商籴买粮料,以备官军月廪。如此则边储有助,而盐课不致虚费。”朝廷同意了他的建议。这段奏疏告诉我们,此时辽东每年煎盐定额是3856430斤,自正德四年(1509)开始“召商中买”,再用所得银钱购买粮料,供应各卫所需,从而把辽东盐纳入到“中盐实边”的体系之中,区别只是管理权还掌握在辽东都司手中。

就盐政归辽东地方管理,盐利归辽东军民享用这点而言,正统以后没有大的变化。宣德年间,辽东都司二十五卫的结构最后稳定下来,按照惯例,每卫拨出一个百户所到沿海设置盐场,从事煎煮海盐的生产活动。

据《辽东志》记载:复州卫盐场百户所在复州卫城西42里。《辽东志》“山川地理图”和《全辽志》“复州卫境图”上均在复州卫城西滨海绘有“盐场”城堡标识。《盛京通志》(康熙二十三年)在“盖平县城池”中记载:“盐场堡,城南二百四十里,周围一里一百四十五步,南一门。”此条记载应该来自两年前编撰的《盖平县志》(康熙二十一年):“盐场堡,复州西南六十里,周围一里一百四十五步,南一门。”当时复州还没有设置,明代复州卫故地归盖平县管辖,故把其归入“盖平县城池”。雍正年间先后设复州厅和复州,故编撰于乾隆初年的《盛京通志》(乾隆元年)把盐场堡归入“复州城池”中记载:“盐场堡,城南八十里,南一门。”复州卫城即今瓦房店市复州镇,如上文献记载盐场堡距离复州镇的距离分别为西42里、西南 60 里、南80里,何者为是?确定的地点至少应该符合如下三个条件:一是位于海滨;二是有城堡遗址;三是距离和方位与文献记载接近。复州镇以西滨海数个地方有盐田分布。一是复州镇东北40余里太平湾,滨海有盐城村;二是复州镇西北40余里的盖子滩;三是复州镇西40余里的红岩河;四是复州镇西南30余里的盐场村。前三个地方与文献记载的里程接近,滨海有盐田分布,有的甚至名称盐场,但没有明代城堡遗迹,与文献记载不符。复州镇西南30余里的盐场村,位于复州湾畔,与文献记载的里程、方位、盐田、城堡名称都比较接近,而且附近有明代城堡羊官堡,是较为符合盐场堡条件的选项,但是,在《盛京通志》等文献中,羊官堡与盐场堡并列,盐场堡虽然与盐军密切相关,但同时也是辽东海防的重要设施,两者不可能距离如此之近。

复州镇南有金城村,此村位于复州镇西南60里,村子附近有明代城堡遗址,俗称“金城子”。此城东、西、北三面为低矮山丘环绕,南面有大片盐田分布。城堡为石筑,面积45万平方米,比羊官堡大些,南有一门,门额刻有“盐城”二字。清朝时有金姓移民入住城中,故把盐城改为金城。如上记载与文献记载完全相符,故可以肯定此处就是明代复州卫设置的盐场堡。

据《辽东志》记载:金州卫盐场百户所设置于金州卫城东北130里处。金州卫城在今天的金州区,从图上测量,金州区东北130里为皮口镇,明清时期地名貔子窝。皮口滨海分布着大片的盐田,其中以东老滩开发最早,产量最大,故金州卫盐场百户应设置于附近。东老滩东北数里为城里村,是明代归服堡所在地。

关于复州卫和金州卫盐场百户所的位置,有两个问题值得注意:一是在《辽东志》“复州卫山川地理图”和《全辽志》“复州卫境图”上,盐场均绘于复州卫城正西,而且与复州卫城的距离记载也比较明确,即42里,而清代文献则记载其在西南60里,如果前者为是,复州卫的盐场百户所应设置于羊官堡以西的复州湾,毕竟这里距离卫城近些,另外,也有称羊官堡为杨官堡,或盐官堡者。

古往今来,复州都是重要的海盐生产基地,盐滩主要分布在羊官堡以西的复州湾和金城子以南的松木岛湾,故明代初期盐场有可能设置于复州湾,明代中后期则肯定设置于松木岛湾。至于金州卫盐场百户所,有的学者认为应该有两处:一处在金州卫城东北130里,另一处在金州卫城西北30里的盐场岛,即西海口,与复州卫盐场百户所设置一处,显然是没有什么道理的。


首页走进盐化新闻中心产品中心联系我们给我留言分子公司

大连盐化集团有限公司,会带您了解所有关于盐行业的历史史话,如果您对此感兴趣,请拔打我们的咨询电话:0411-85222009

041185222009041185222505041185206517 Copyright © 2014 大连盐化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  备案号:大ICP备05025012号